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甲午年的歷史輪迴




中共的歷史,在暴力奪取政權過程中的種種反人類罪行,如長春圍困戰令數十萬難民餓斃。
中國政府經常批評日本,因為釣魚島爭執的緣故,近來這種批評調門的分貝急劇升高,除了慣常的批評東京對自己當年的侵略罪行缺少深刻的反省、掩蓋事實歪曲歷史等,還加強了對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的抨擊,稱其中供奉的十四名甲級戰犯是日本的「希特勒」……。言辭間的怨憤,顯然已越出了兩國關係的外交禮節。
奇怪的是,非但日本拒絕北京這種批評,在互聯網發展到中共已經無法一手遮天的中國大陸社會,民間輿論也對自己政府的高調橫挑鼻子豎挑眼:以北京現在的批評為依據,毛澤東生前曾多次感謝日本皇軍的侵華戰爭,否則中共就不可能奪取政權。毛政府還放棄了戰爭賠款、放棄了「自古以來」的沖繩主權。毛是中共現政權的合法性象徵,與現今中南海的言行自相矛盾和荒謬可笑,畢現無遺。
更有甚者,檢視中共的歷史,在暴力奪取政權過程中的種種反人類罪行(如長春圍困戰令數十萬難民餓斃)暫且不論,就說在和平時期,各種政治運動令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其罪惡比納粹希特勒更有過之!中共非但不公佈真相也不道歉,反而在天安門廣場建造紀念堂,對製造人類浩劫的元兇──毛澤東頂禮膜拜。
由此再看北京對日本的種種批評,倒像一面鏡子,在相當程度上照出的是自己的嘴臉。常聞中國人有一種疑慮:為什麼日本不能像德國那樣徹底反省自己的罪惡呢?其實,在一個更宏大的歷史舞台上看,日本與中國很像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不僅在歷史、文化上有密不可分的聯繫,許多思維或行為方式(如迴避自身罪責的反省)如出一轍,猶如相生相剋的一對。
今年是甲午戰爭一百二十周年,那是近代日本崛起的一個重要的標誌,確立了世界強國和執亞洲牛耳的地位,但追求擴軍強國扭曲了國家政體,埋下了後來軍國主義為禍世界的種子,直至二戰徹底敗亡,變成了一個被佔領的「非正常國家」。甲午戰爭也是中國國運走向衰敗的轉折點,由於中共意識形態灌輸,民眾只記住那是民族的屈辱,看不到自身政治模式的病疴才是根本原因──與其說是敗給日本,不如說是敗給自己沒落腐敗的體制。
二戰以後,日本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脫亞入歐」,重建了一個奉行普世價值觀的現代憲政國家,再次崛起成為世界經濟強國。然而,缺少歷史的深刻反省,亦令其在對中國關係上屢屢出錯:如搶在美國之前與北京建交,讓毛氏孤立外交困境得以突圍;在對北京關係上,不能像西方國家那樣堅持人權等普世準則;「六四」後不惜破壞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率先與其恢復關係……。細究起來,中共今天肆意破壞秩序、不講規則的所作所為,何嘗不是日本無原則綏靖政策的報應。
相比之下,中國沒日本幸運,始終走不出一百二十年前陷入的泥潭,堅持一黨專制的中共對內打造了一個維穩體制,不惜以超過軍費增長的速度提升維穩開支,實行國家恐怖主義,警察+特務治國!對外大肆擴充軍備,在國際糾紛中不講文明、破壞規範,甚至在國際安全中不惜以北韓流氓政權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尤其是在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乾脆扯下韜光養晦的偽裝。
越來越多的人擔憂,中南海急劇膨脹的自以為是心態,正在步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後塵。如果真有甲午年的歷史輪迴,導致當年失敗的原因實際上更嚴重的存在著,以如今從上到下的全面腐敗,和軍人中七成以上獨生子女的狀況看,這個仗不用打,就已經知道結局了。到那時,成也日本亡也日本的中共,讓日本圓了「正常國家」的夙願,也算習近平幫毛澤東了卻當年對皇軍的謝忱。

來源轉自:
【動向 342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