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人民幣「入籃」,會像入WTO那樣不守承諾嗎?


在歡慶人民幣「入籃」(特別提款權,SDR)的一片喧鬧聲中,中國央行正副行長周小川、易綱的言論相對冷靜。這正應了一句中國老話:「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人民幣加入SDR順理成章
二○一五年十二月一日凌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宣佈,同意人民幣加入SDR(特別提款權),將與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並列,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
這肯定提高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中共宣傳部門在人民幣加入SDR時立即發下「宣傳通知」,要求各媒體對此只能說好不許批評。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綜合經濟體,全球最大貿易國。據中國央行報告,截至二○一五年五月,中國人民銀行與三十二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或貨幣當局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協議總規模約三點一萬億元人民幣;在十五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人民幣清算安排,覆蓋東南亞、西歐、中東、北美、南美和大洋洲。二○一四年人民幣跨境收支佔本外幣跨境收支比重上升至百分之二十三點六,離岸人民幣市場進一步拓展。經常項目人民幣結算金額六點五五萬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四十一點六。對外直接投資(ODI)人民幣結算金額一千八百六十五點六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一百一十七點九;外商來華直接投資(FDI)人民幣結算金額八千六百二十點二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九十二點四。從二○一五年起,人民幣已經開始成為中國政府部門涉外經濟統計、核算、管理中的計價貨幣。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統計,二○一四年十二月,人民幣成為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第五大支付貨幣、第六大外匯交易貨幣。
所以,把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乃順理成章之事,IMF規定籃子貨幣中,人民幣比重據美元、歐元之後,佔百分之十點九二,高於日元、英鎊。

「人民幣入籃」好處多多
人民幣加入SDR,對人民幣和中國經濟也有不利影響,恐怕也是中共宣傳部沒有部署大肆炒作人民幣入籃的一大原因。
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其匯率勢必更加貼近市場。無論從中國經濟、中國國際貿易以及之前中共當局對人民幣人為阻止下跌的情況看,人民幣均有貶值的壓力;再加上美聯儲加息的因素,人民幣貶值幅度難以阻擋。可是,作為新的國際貨幣,人民幣需要穩定的匯率樹立其國際市場的信心;還有中國經濟正在下行,一時看不到上行出路,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理所當然的成為中國經濟尋求的新的增長點之一,國內市場既然無法根本轉好,就只能尋求投資海外市場,而投資海外市場最忌諱的是人民幣大幅貶值。
不過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的好處還是很多的。主要國家都會開始辦理離岸人民幣業務,以後普通中國人拿著人民幣到國外一般都可以隨時隨地兌換成所在國外匯。更重要的是人民幣加入SDR,將進一步鼓勵IMF中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配置和持有人民幣計價資產,用於進行貿易結算和金融投資,這對於人民幣的需求將會大大增加,由此可以促進人民幣走向世界並減輕國內貨幣流通量,進而降低中國國內的通脹情況。
根據渣打銀行估計,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到二○二○年的累計外資淨買入中國債券和股票的規模,可能會達到五點五萬億元至六點二萬億元人民幣。而比較保守的估計是,可以吸引一千五百六十億美元外資進入中國債市。
人民幣加入SDR,對提高中共最看重的其國際地位的提升,那就無須多言了。

疑慮人民幣能否完全放開
中國成為第一大貿易國和第二大經濟體有些年了,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前所以一直不把人民幣納入SDR,實在是人民幣市場化和國際化程度不夠。SDR有四個標準:即其市場交易量;官方外匯儲備中的使用情況;外匯衍生品市場交易量,就是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發展;擁有市場化的利率工具。現在,人民幣除了資本項目自由兌換之外基本達標。也就是說,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只差了最後一步。 然而,世界上現在包括人民幣在內的五種加入SDR的國際貨幣中,只有人民幣是不可完全自由兌換的。
於是,海內外都有擔心和懷疑,以為人民幣納入SDR,完成了國際化,便會失去國內金融改革、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動力,人民幣完全自由兌換將遙遙無期。
依據克魯格曼的三元悖論,在穩定匯率、獨立貨幣政策和資本賬戶開放這三個目標之中,一個經濟體只能同時達到其中兩個目標。中共一直強調主權(也就是他們壟斷的權力),中國不可能放棄獨立的貨幣政策,中國央行現在承諾將繼續開放資本賬戶,「三元悖論」預示著中國必須實施浮動的匯率政策。
人民幣匯率難以穩定,中國政府會感到很難承受,這還是一時的困難;讓中國當局更難的是,人民幣如果兌現承諾,完全開放、自由兌換,一邊是國內資本加快速度流向海外(現在稍有錢財的大陸人已經在爭相移民西方),另一邊國際資本可以更方便的進出中國國內市場,國內那些中共權貴集團賴以生存的特大型國有企業的壟斷地位將受到重大衝擊。這是中共當局決不願意看到的。
這樣的懷疑不是沒有根據的。中國在加入WTO之前,鄭重承諾將開放國內市場,可當中國加入WTO之後,並沒有全部兌現承諾。在影響重要的國有企業壟斷地位的時候(譬如金融、通訊、資源、能源領域,現在還有互聯網),中國就賴皮了。
可是,這一次沒有那麼簡單。人民幣如果在國際流通中遲遲不能在資本項目內自由兌換,那麼人民幣不會給貿易各方帶來方便。中國如果繼續任意操控人民幣匯率,人民幣就難以樹立必要的信用,人家就不會儲存、支付、流通人民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規定的人民幣佔SDR比重的百分之十點九二並不會天然生成,並不必然能擴大人民幣的國際流通。要人家願意使用、儲存、支付、流通才能實現的,否則人民幣的流通量甚至會萎縮,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將下降,成為SDR貨幣籃子中的僵化的死貨幣。
這樣的結果,中國承受得起否?它的影響不會僅僅在經濟上,更會影響政治上社會上的穩定。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爭鳴總459期 張 堅】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