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對抗「大外宣」的個人聲音──陳光誠自傳的西方反饋

人們讀自傳往往是為了瞭解另外一個人。但是,像陳光誠這樣有著不尋常命運的盲人律師,一旦他敞開心扉,用樸實親切的文字敘述他的生平經歷,人們獲得的就不只是對他個人的瞭解,而是從他的故事中發現深刻的時代烙印,獲得對當今中國社會廣泛而真切的認識。
陳光誠自傳《赤腳律師》(The Barefoot Lawyer)英文版在美國出版時,有評論家說,此書會讓「坐在橢圓形辦公室的人學到很多東西」。人們都知道,美國總統在白宮的辦公室是橢圓形的。目前這本書還被翻譯成法文、德文、瑞典文等多種語言,因此,能從此書中學到很多東西的不會僅僅是美國總統。

作者寫作動機與西方讀者反應
跟蹤和關注陳光誠多年,我對他的故事已經耳熟能詳。因此,當瑞典報紙開始報道陳光誠的自傳時,我更感興趣的是,陳光誠本人寫傳記的目的,與西方讀者對此書的反應,會有什麼相同和不同之處呢?
按照接受美學的理論,作者往往通過作品與讀者建立起對話關係。作者期待讀者從自己的作品中讀到什麼,而讀者對其作品的接受,卻要受他們自身條件的限制。西方讀者讀陳光誠自傳,會受他們在民主社會中的人生經驗的影響。好在陳光誠的讀者不是被動的書籍消費者,他們大都想要通過積極的閱讀,來增長自己對中國的認識。
在巴黎鳳凰書店舉行的發佈會上,陳光誠向聽眾介紹自己如何自學成為一名維權律師,在替村民們打官司期間怎樣受到中共的迫害,後來又如何從山東逃到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同時,他也談到自己為何在離開中國幾年後出版這本自傳。
陳光誠說,他寫回憶錄的三大動機是:首先,他希望世界能夠通過此書看到中共邪惡的本質;第二,他想讓世人瞭解真正的中國尤其是農村的實情;最後,他呼籲每個人都要去發現本身潛藏的巨大能力,成就自我。
就筆者目前所能看到的英文和瑞典文的評論文章,陳光誠的幾個寫作目的基本上都達到了。不過,歐美讀者和中國既有地理距離也有文化心理距離,這部中國人的自傳對他們所產生的閱讀效果,所呈現出來的現實意義,確實別有特點。

驚悚逃亡故事讓西方讀者懸心
「這就像是從驚悚片裡出來的情節」。一位瑞典評論家如此形容陳光誠自傳對他的心理衝擊。多個英、瑞文評論者都在他們的文章裡,復述發生於二○一二年四月的那些險象環生的鏡頭。
一個盲人律師坐牢四年多,又在家被軟禁隔離了十八個月之後,躲過看守的嚴密監控,翻牆逃出了他那在山東東師古村的家。他的右腳三根骨頭骨折,全靠聽覺和感官避開崗哨,……。而後,在營救者們的精密籌劃下,陳光誠一行又歷經了好萊塢式的飛車追蹤歷險,終於進入美國駐華使館。如此經歷,被《華爾街日報》譽為「一個了不起的故事」。
中國鄉村的真實情況,對一般西方讀者是異常陌生的。即使是當今富裕起來的中國城市人,對此也所知甚少。筆者只看到幾位學者在回鄉探親後,在網絡上驚呼:「故鄉在淪陷」。而陳光誠的傳記,以自己成長的經歷,細緻深入地展示了中國農村的凋敝破敗,以及農民生活的壓抑與艱辛。
西方人用各種語言饒有興趣地復述陳光誠的故事:他出生在充滿大規模政治暴力瘋狂的文革時代,是貧困鄉村文盲母親的一個失明的嬰兒。那裡的大多數盲人,幾乎終生不曾離開自己家鄉的範圍,而這位飽受歧視的中國盲人卻決意改變自己的命運。 西方讀者驚喜地發現,這位自學成才的赤腳律師,不但有著頑強的自學能力,更有著中國人罕見的挑戰社會不公的使命感。他在山東農村,發起了反對腐敗、污染、強迫墮胎和濫用權力等公開行動。

法律維權之路被中共堵塞
曾因八九民主運動被鎮壓而一度絕望的中國知識分子,在二○○三年之後興奮地發現,他們找到了「維權」這樣一條為人權抗爭的新路:通過代理案件來維護弱勢者的權利,以法律形式與專制體制抗爭。當時很多西方人也看好維權運動,以為中國人可以在沒有民主制度的情況下先搞法治,維權運動因此被視為政治轉型的一種積極力量。
從事以法律維權的行動,也是捷克民主人士、前總統哈維爾在《無權者的權力》中提倡的。哈維爾說:「這些人(不同政見者)的工作是建立在法律原則基礎之上的:他們公開地工作,毫不掩飾;他們不但堅持他們的行為與法律一致性,並且堅持尊重法律是他們的一項主要目標。這個法律的原則為他們的活動提供了構架及出發點。」
看起來,這是一條比較穩當安全的抗爭之路。由於維權運動的政治性比較弱,其行動都在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範圍之類,似乎不太可能被打壓。
陳光誠走的就是這條看起來實際可行的維權道路。他曾徵集四萬名村民的簽名,把嚴重排污的造紙廠告上法庭;他曾控告北京地鐵違法對外地殘疾人士收費,獲得勝訴;他曾揭露臨沂市政府非法強制墮胎;……。
然而,中國不是捷克,中共不是捷共,中國極權主義的控制體系比東歐更為嚴厲。即使是被認為相對安全的維權道路,也被當局強行堵塞。陳光誠確實如哈維爾所說的那樣,「不做超出法律之外的抵抗行為」。他並沒有提出什麼以政權為訴求的政治綱領,而是實實在在地做對社會有益的改良事業。但他所做的一切,卻使他遭受當局不斷升級的懲罰。

此書中令西方讀者不寒而慄的場景不少,例如,陳光誠被綁架,被暴徒毆打,他和他的家人長期處在被剝奪自由的恐怖氣氛中。

世界需要警惕這樣可怕的政權
這本豐富而具有高度可讀性的自傳,拉近了西方讀者與中國鄉村維權人士的心理距離,否定了西方人去中國旅遊所獲得的表面印象,令他們產生內在視野的變化。歐美的讀者、觀察家、批評家和教授們,紛紛在媒體上發表看法。
英國的《衛報》評論說:「本書的基調是陳非凡的堅韌……書中感人地描述在中國農村不斷增長的保護合法權益的意識,還描述了中國刑事制度令人震驚的悲慘細節。」《今日基督教》指出:這本書讓人看到「共產主義國家的不受約束的權力」。讀者路易莎林說:「這本扣人心弦的書,給我們提供了有關中國強權崛起的一個發人深省的視野。」
斯德哥爾摩大學教授約翰‧拉格奎斯特在瑞典報紙上發表評論說,這是一次「令人驚心動魄的閱讀」。他批評西方領導人在與中國的雙邊對話中,把人權問題擱置下來,並指出,由於貿易利益和中國的報復行動,導致西方外交尷尬沉默。拉格奎斯特還指出:「這是一個時代的標誌,陳光誠的書的最後部分描述了貪婪是怎樣欺騙智慧的。」
一些英文讀者紛紛在亞馬遜網站留言,他們認識到,要瞭解一個真正的中國,必須要讀這樣一本書。中共政權的可怕超出西方人的想像,讀者們認為,這樣一個政權需要引起世界高度警惕。由此看來,陳光誠的自傳以個人的聲音,成功地對抗了中共以重金鋪路在海外展開的「大外宣」。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爭鳴總459期(瑞典)茉 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