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恐怖政權立法「反恐」的伎倆


恐怖政權立法「反恐」的伎倆。
中共起家,以槍杆子,打江山,靠內鬥外鬥的赤色恐怖。爭權力,坐江山,仍靠你死我活赤色恐怖。以這恐怖建立的赤色帝國,遇恐怖事件,是反對還是竊喜呢?當九一一這恐怖事件爆炸紐約,這叫好聲、歡呼聲,在北京那些高等學府裡應聲而起時,他們與藏在中亞的恐怖策劃者本‧拉登兇殘本性有何分別?六十多年的紅色帝國洗腦教育,典型的老毛推行打砸搶燒殺的暴力,代替傳統的溫良恭儉讓良知,恐怖基因已在這片土地傳承,且在所謂最高學府的文化精英中茁長了,這荒唐現象,失文明、喪國格,但這些為恐怖叫好的怪事,並未受到這當局的譴責與嚴禁,曖昧地姑息。
赤色恐怖的擴展
就在今天北京通過《反恐怖主義法》時,有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夜盡天明終有時》的宣言,數百名律師簽名抗議二○一五年有超過三百名律師和人權人士遭恐嚇性傳喚、約談,且有李和平、王宇、王全章等八名律師至今下落不明。這下落不明的恐怖還延伸到香港那家銅鑼灣書店,繼前後四名老闆與職員失蹤後,又一股東失蹤。這赤色王朝的恐怖正擴展出境,卻頒佈《反恐法》要反恐,這賊喊捉賊的鬧劇,豈不演得馬腳畢現嗎?而律師浦志強幾條網上言論,不到六百字,便在關押他年餘中構出這「言論罪」來宣判,這對維權律師進行的恐怖性懲罰,豈非戳穿那《反恐法》非法,而是玩的陰謀嗎?最近,法國記者郭玉在報道中只說了新疆拜城血案非恐怖行為,與北京說法相悖,就驅逐這法國記者出境,有點欲蓋彌彰。
由此看出共黨赤色恐怖的衣缽,緊抱著不放,宣稱立法反恐,不很詭譎嗎?
毛時代,繼承了列寧、斯大林的赤色恐怖,一九一八年,紅軍打下一城巿,都鑽妓院了,列寧下令把全巿妓女全部捉來槍斃。更別說對富農的掠奪與消滅了。斯大林把赤色恐怖擴大到黨內,十七大百分之七十五的中央委員被他槍斃,五個元帥也殺了三個。更別說卡廷活埋兩萬波蘭軍官。

賊喊捉賊的鬧劇馬腳畢現
這種蘇式恐怖被毛澤東繼承,還加上他中國特色的水滸草莽的打家劫舍與三國計謀的厚黑學權術,以運動演變他的恐怖,從殺幾百萬地主與反革命到餓死幾千萬平民,還不罷手,他在文革給紅衛兵宋彬彬改「宋要武」的名字,這一「要武」的號召,第二天的北京,就活活打死包括北師大附中卞校長等上千的無辜者。毛澤東這赤色王國恐怖主義的宗師,這改革開放前三十年,習近平還說不能否定,豈不把丟的恐怖主義也接上了,卻宣佈反恐法反恐,不是自打咀巴嗎?
再舉一個旁證,北朝鮮的金三世上台四年,幾乎沒幾月就幹掉一個軍頭,他的姑父張成澤也不放過,而且還用一群狼犬去執行死刑,叫「犬刑」,可稱創造恐怖之最。就是這麼一個恐怖政權,北京仍視為同志加盟友,難道,這不證明北京骨子裡的恐怖基因?他們崇尚暴力的邪性,始終是與恐怖為友,在當今世界哪裡有迷信暴力的獨裁者,便不惜成本去勾結,津巴布韋九十歲獨裁者任了五屆總統還戀權的穆加貝,就是他們的老朋友。在美洲,獨裁首領委內瑞拉的查韋斯,也是鐵杆友人,如此迷信暴力並靠赤色恐怖來維穩政權,不過是想搭上世界反恐的便車,把他們在新疆從王震到今日疆督推行的恐怖鎮壓政權合法化,同西藏人捍衛自己宗教文化一樣,維族人捍衛自已民族文化也被反恐法誣為非法,豈不對世界面臨嚴峻的反恐事業,在製造混亂,客觀上,起著為IS打掩護的支助作用嗎?
民間有句「雞腳神(無常)戴眼鏡一一假充正神」的諺語,正可解讀共黨這恐怖政權用《反恐法》充正神,不僅可笑,更可慮與可懼矣!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動向總365期 (大陸)曾伯炎】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