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習近平的二○一五

內整人權律師,外搞金錢外交
二○一四年習近平做成了兩件事情,第一是集權,第二是「打虎」。集權大獲成功,整殘了總理,玩廢了常委,打散了山頭,制服了「老同志」。「打虎」凱歌高奏,官場一片狼藉。而「打虎」服務於集權,所以歸根結柢,那一年習近平的全部收穫就是集權:塊塊向條條集權,條條向中央集權,中央向「領導小組」集權,「領導小組」向習近平集權。至於其他的事情,「全面深化改革」、「依法治國」,說得很熱鬧,但只說不做,淪為空談;經濟、民生、環保,說也說了,做也做了,但全沒做到點子上,效果都很不好;疆藏、港台,一味走強硬路線,甚至比不做更糟,維吾爾人的「暴恐」、港台人的「反中」似已成為習時代之「新常態」;東海、南海持續緊張,中日關係走入死角,中美關係每況愈下;……總而言之,除了「打虎」一俊遮百醜,二○一四習近平幾乎一無是處。以上是拙作《習近平的二○一四:成功集權,失敗治理》(發表於《動向》二○一五年二月號)給習近平所作的年度總結。
又一年過去了。二○一五年習近平又做成了哪些事情、做壞了哪些事情?做對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其「治國理政」成績單有沒有一些新亮點呢?大致說來,這一年除了集權全面深化、「打虎」騎虎難下,這兩件事情或主動或被動而處於持續進展狀態之外,習近平又新做成了兩件事情:一是惡整人權律師,二是大搞金錢外交。
這兩件事情似乎也收穫甚豐:其一,律師隊伍已經丟盔卸甲、潰不成軍,律師制度已經奄奄一息。整人權律師是一場震撼律師界的轟轟烈烈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經此一役,可以想見,未來的律師隊伍將會變得更加「純潔」,只許給黨護刀(習近平仿照毛澤東稱政法工作為「刀把子」),不許與民維權。也許,在「黨管幹部」、「黨管軍隊」、「黨管輿論」……「黨管文藝」之外,「黨管律師」、「支部建在律所上」的新律師體制將在習時代隆重開張,也說不定。
其二,在經歷了三十多年「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的外交沉悶期之後,習近平又恢復了毛澤東時代人民吃糠咽菜、對外一擲千金的「國際主義」外交路線。習夫婦一年出訪八次,足跡遍及亞歐美非四大洲,每到一國都有「大單」奉送,少則百億美金,多則五六百億美金,就連人口不足一千萬的「蕞爾小國」白俄羅斯也得到了一百五十七億美元的「大單」。無論訪窮國還是攀富國,無一例外,掏腰包、撒鈔票的,都是中國金主習主席。二○一五年裡,比國際風頭,滿世界撒錢的「習大大」顯然蓋過了四處受氣的「強人普京」。中國人「有錢就是任性」的「好名聲」之所以舉世聞名,不僅得益於在日本「爆買」馬桶蓋的中國遊客,在加拿大、澳大利亞大建豪宅的中國貪官,更有習近平金錢外交的一份大功勞。

「律師劫」是反右、文革餘緒
二○一五年的「律師劫」,必定載入「新中國」法律制度史冊。這一年裡,凡是近些年來比較活躍、在維權圈子裡稍有知名度的律師均遭清算,挨整的並不止於狹義的「死磕派」。整人手法或「失蹤」、或「失聯」,或示眾、或判刑,自上而下,全國一盤棋,口誅筆伐,「批倒批臭」(文革用語),大張旗鼓,氣勢如虹,可見這是由習近平本人親自發動、親自指揮的一場政治運動,其他人做不出這種效果來。
與當年轟動一時的薄熙來、王立軍惡整律師李莊案相比,此番習近平風格的「律師劫」有如大巫見小巫、大海望小溪。實踐證明,習近平與薄熙來均非凡品,但習比薄更厲害。習近平的「打虎拍蠅」、「治國理政」與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五個重慶」在政治上大體同構,均為毛澤東階級鬥爭、政治運動的餘緒,好處是整人立威,快速高效,壞處是運動治國,百事無成。在此種毛式執政風格之下,律師不僅是多餘的,而且是有害的。「文藝工作者」好歹還能寫點馬屁文章,最不濟也能翻唱一下紅色經典悲劇《白毛女》什麼的,而律師除了添堵搗亂增加「負能量」之外,還有什麼用處呢?這大概就是薄習二人不約而同討厭律師,對人權律師出手很重的原因所在。

「司法改革」已無價值
僅憑七條微博,就定下了浦志強「煽動民族仇恨」、「尋釁滋事」兩項罪名,這已是世界司法史上的最大奇觀,沒有之一;就郭飛雄上街那點兒事情,居然重判六年,簡直駭人聽聞。如果習近平把這樣赤裸裸的政治迫害也叫做「依法治國」,那麼朱元璋、毛澤東就是「依法治國」的先鋒,反右、文革就是「依法治國」的典範。
前一階段針對「公知」、「大V」、「文藝工作者」、媒體從業者、高校教師的政治整肅運動多少還帶有一點「和風細雨」、「正面教育為主」的味道,誰乖給誰發糖,誰不乖砸誰的「飯碗」,一邊樹周小平、花千芳為「正能量」典型,一邊開除幾個「吃黨的飯砸黨的鍋」的「砸鍋黨」以儆效尤,揪出了幾個嫖過娼、造過謠的「大V」到央視示眾,處理得都還不算太重。而此番整肅人權律師和公益維權NGO,則一上來就是「狂風驟雨」,殺氣騰騰,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訴諸專政手段。
如此規模、如此手段的整肅律師運動為鄧小平時代恢復律師制度以來所僅見,受打擊的自然不僅是「死磕派」律師──在法律劃定的範圍內為當事人爭權益,「死磕」一下又有何妨,也不僅是整個律師界,而是本來就先天不足、後天不良的中國司法體系。事實上,打掉了律師敢於為人權和正義而「死磕」的勇氣和銳氣,中國的司法體系也就失去了其苟殘於世的微弱生機,所謂「司法改革」云云,已經無可期待,因為一個不善待律師的司法體制是毫無價值,沒有改革餘地的。

金錢外交「一帶一路」風險大
整人是共產黨的強項,「打老虎」也好,整律師也好,在習近平而言都是駕輕就熟,還算順利。但搞外交就不同了,中共一向成少敗多。想當年,毛澤東趁蘇共二十大之後發生波匈事件,社會主義陣營一片混亂之機,跑到莫斯科與赫魯曉夫爭當「世界領袖」。毛澤東雖然沒有美金可撒,卻向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誇下了海口,打核戰爭中國人民願當冤大頭,六億人死掉一半、還剩一半,照樣可以帶領社會主義兄弟取得偉大勝利。結果,他嚇壞了東歐各國,「世界領袖」沒弄到手,反倒把中蘇同盟玩出了軌。
毛時代的中國是國際社會裡的特困戶,儘管如此,毛澤東仍大把花錢,實行金錢革命外交。以外援佔GDP的比例來看,毛澤東堪稱「新中國」金錢外交的始作俑者。但效果怎麼樣呢:支援東南亞革命引發了血腥排華浪潮,陷當地華僑於不義;中阿(阿爾巴尼亞)、中越關係最後反目成仇,賠了夫人又折兵;中朝「鮮血凝成的友誼」也是面和心惡,只怕最終也逃不過反目成仇的下場,這一天看來為期不遠了。
習近平自恃財大氣粗,以為撒了錢就會有「大國地位」,金錢能買來「朋友圈」,能實現「全球治理」,但事實恰恰是,沒有普世價值作支撐的金錢外交大都靠不住:胡錦濤借給委內瑞拉獨裁者查韋斯五百多億美元,雖以石油作保,仍屬慷國家之慨胡亂花錢,隨著查韋斯駕崩、油價大跌、委內瑞拉反對黨上台,現在是錢也沒指望了,「反美戰略協作關係」也快泡湯了;中國沒少給緬甸軍政府、斯里蘭卡前政府撒錢,可是錢撒得越多,越有可能被當地人民和民選新政府所鄙棄、所憎厭。
習近平豪擲一千四百億美元打造「一帶一路」,比起胡錦濤給獨裁者借錢,此方案又上升了好幾個檔次,豪華之極,宏大之極,號稱「中國版馬歇爾計劃」,欲投資於政治欠民主、經濟欠發達、宗教欠寬容、社會欠穩定的沿線五十個國家。但隨之而來的,則是無可估算的巨大系統性風險。此方案有如唐僧取經,步步有困難,處處有障礙,複雜性遠非委內瑞拉或緬甸的個案可比,一不小心就會雞飛蛋打,一地雞毛。習近平果真駕馭得了「一帶一路」嗎?

「四個全面」與一個「片面」
二○一五習近平很忙。除了整肅律師、金錢外交之外,救股市,大閱兵,十三五,習馬會,南海造島,軍隊改革,也都頗費心力。當然,習近平並不是一件好事也沒做,「全面二孩」算是一件好事,習馬會和隆重紀念胡耀邦百歲冥誕可各算半件好事──因為這兩件事情做了比不做好,但做得很不到位,動機也略顯可疑。
這一年,其實習近平的開局很高,「四個全面」,極富雄心,但走勢不穩,高開低走。歲末再來看,四個「片面」也都談不上,「深化改革」、「依法治國」、「小康社會」不僅未見「全面」進取之意,反有向毛時代大幅倒退之虞。「從嚴治黨」倒是堪稱一個「片面」了,畢竟「打虎」沒有停頓──且不管挨打的是不是片面來自對立面的政敵,但是,「從嚴治黨」更多的動力來自二○一四「打虎」運動的慣性,而不是來自反腐體制與機制的創新突破。於反腐敗而言,「打虎」運動只有短期效果,遠遠不如官員財產公開化、輿論監督自由化、政府行為法治化等制度化防腐反腐方案扎實可靠。
歸根結底,「從嚴治黨」也罷,「從嚴治軍」也罷,仍以服務於習近平個人集權為政治依歸:打了周永康,集了政法的權;打了令計劃,集了內衛、國安的權;打了徐才厚、郭伯雄,集了軍委的權。集權倒是越來越「全面」了,不能不讓人生疑的是,當習近平的個人集權「全面」完成之後──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全面集權永無窮期,「打老虎」的動力也就全面枯竭了。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動向總365期(大陸)楊 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