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中共證監會從不缺才只是缺德


肖鋼指股民不成熟造成股市崩潰惹眾怒。
【撰文⊙川人】
瑞士時間2016年1月21日上午,中共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達沃斯「中國經濟走向何方」分論壇上表示:證監會沒有人才危機,中國擁有眾多的人才,「我們有中國的名牌大學畢業生,也有西方的名牌大學畢業生,我們是有人才的」,其次他指出,「中國的政府服務聲望很高」,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吸引著這些人才。
方星海說得很正確,其實中共證監會從不缺乏人才,該會跟中共一樣一直以來最緊缺的都是「德」,他們嚴重缺乏以廣大投資者利益為重中之重的監管之德。缺德的證監會已淪為中共壓榨和消滅中國中產階層最直接有效的工具。

一、證監會官員塌方式貪腐
2015年被中共紀委帶走調查的證監會官員有:姚剛、張育軍、習龍生、李志玲、李量和劉書帆。其中姚剛是證監會黨委委員、副主席,張育軍是黨委委員、證監會主席助理。據公開資料顯示姚剛,日本東京大學經濟學博士,1980年他即以高考狀元的身分進入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學習,後公派日本留學,獲得日本東京大學博士。從1989年起,姚剛先後在日本三洋證券、法國興業銀行、東京證券公司、法國里昂信貸銀行東京證券公司從事期貨和投資銀行業務。1993年至2015年,姚剛先後擔任過證監會期貨監管部主任、國泰君安總經理、證監會黨委委員、證監會主席助理、證監會副主席。
張育軍,經濟學博士、法學博士,1985年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獲學士學位;1988年畢業於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獲經濟學碩士學位;張育軍從1995年至2015年,先後擔任過證監會辦公室副主任、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上海證券交易總經理、證監會黨委委員和主席助理職務。
從姚剛、張育軍的求學和職業經歷我們可以看出,他們才能出眾,絕對屬於方海星口中聲稱的「人才」,但也是這些人才們在2015年6至9月股災救市時中飽私囊,聯合其他勢力一邊叫救市、一邊狂砸盤,使得很多投資者損失慘重。他們這種為國人所不恥的行為,完全印證了中共證監會從不缺才,只是缺德。
以上只是因中共內鬥需要而公開的貪腐情況,如果中共中紀委對現任的中共證監會每個處級和處級以上官員進行立案偵查,他們一定會發現九成以上的官員都有嚴重的貪腐問題,塌方式貪腐很早以前都在證監會產生,這一系列貪腐的根本原因就是證監會長期以來的缺德。

二、無節制的擴容反映了證監會缺德
一直以中共或中共官員自身利益為重,一直與民爭利,從而進行無節制的市場擴容和融資是中國證監會嚴重缺德的又一體現。
據統計,2014年IPO募資規模近613億元,再融資6,882億元。2015年IPO直接融資約1,406億元,再融資超9,144億元。2016年註冊制的實行IPO募資規模將超過4,000億元,再融資超1萬億元。這僅僅是各類國企或民企從A股市場上融到的資本,如果加上各類企業發行的企業債券,平均每年融資額度將超過2萬億。這2萬億中的很大一部分資金都是廣大中小投資者的血汗錢,這些血汗錢是通過參與IPO認購、購買各類理財基金、購買信託產品、購買債券等渠道進去的。
證監會無節制的擴容有著三個根本目的:
第一是通過擴大發行股票的方式,讓各類困難企業尤其是國企得到無償使用的資金,幫助國企渡過難關;
第二是通過這種方式把中國經濟遇到的風險轉嫁到普通投資者身上,目的是化解中共自身的系統性金融風險;
第三通過不斷髮行新股可以讓中共各路權貴資本迅速實現一夜暴富,迅速放大原有資產的價值(國有資產證券化也是同樣目的),最終實現在證券市場上套現。
中國證監會經常自詡:肩負著維護市場公開、公平、公正,維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重要職責。但實際履職過程中,上述口號成了一塊遮羞布,證監會的實際行動完全違背了其宗旨和職責。嚴重缺德的證監會已徹底淪為中共壓榨和消滅中國中產階層最直接有效的工具。我們相信證監會不計後果,急功近利的推出注冊制將會引爆中國全面的金融危機。

三、不負責任的言行反映了證監會缺德
中國證監會的嚴重缺德還體現在對市場極不負責任的言論上。它們經常在公共媒體面前利用謊言欺騙廣大中小投資者做出錯誤投資決策,以實現其中共組織或個人既得利益。中國證監會主要領導如肖鋼、方星海及其授權的新聞發言人多次在公開重要場合發表欺詐性言論。
如2015年6月12日在中共中央黨校的講座摘要,關於股市,肖鋼提出:
1、改革牛理論成立;
2、市場不差錢;
3、實體經濟越差股市越漲的判斷沒道理,牛市建立在政府有能力保7%的預期基礎上。
又如2015年8月14日,證監會公告[2015]21號指出:今後若干年,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不會退出,其穩定市場的職能不變,當市場劇烈異常波動、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時,仍將繼續以多種形式發揮維穩作用。
面對2016年1月以來的持續暴跌,2016年1月21日在達沃斯論壇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發表了「政府將減少對股市的干預,讓市場自由波動」的驚人言論。與此同時,方星海還表示,2016年年初的中國股市波動,「大家不應該過於擔心」。方聲稱,目前的滬指在2,900點左右,較峰值時期下降了40%,但是把時間拉長,從最近的一年半來講,滬指總體上漲了30%。按此邏輯,我們把時間拉長到1990年滬市開市的95點,滬指總體上漲了30,053%。恬不知恥的方星海言外之意是覺得2,900點的估值仍偏高,中小投資者虧得還不夠慘烈。
又如中國證監會在2015年股災救市中明確表示4,500點以下不啟動新股發行,但3,400點時就啟動了新股發行,使廣大投資者無所適從。中國證監會出爾反爾、言而無信的言行再一次向廣大中小投資者證明了中共的證監會從來沒有「誠信」二字,一直以來證監會都是最嚴重缺德的部門!從另一個角度上講,中國證券市場一直被這些有才缺德之人掌控,真可謂是中國廣大投資者的悲哀。

四、無視廣大投資者的利益
中共證監會最缺德的表現就是無視廣大投資者的利益。證監會這種視廣大投資者利益如糞土主要表現在3個方面。
第一,利用政府的公信力隨意發表影響市場情緒和決策的言論,言論背後深藏不可告人的私心與禍心;最為典型的就是在市場融資困難的時候,隨意發表言論力挺股市,誘騙場外資金進場站台。當股市火熱的時候不向市場預警風險,反而鼓吹改革牛成立,給市場火上澆油。當發現市場存在風險時,為了防範風險釋放利空消息並採取極端措施引爆風險。
第二,利用公共權力採取不作為或亂作為來與民爭利;比如針對大小非減持的問題,缺德的證監會從來都沒有細化減持規則,而是放任自流。當市場上千家公司大股東都相繼減持股票,利用市場上套現來的資金又收購資產來從新包裝上市IPO的時候,市場必然淪為少部分人圈錢和套現的機器。
目前市場上很多上市公司都出現了大股東逐步套現跑路的情況,因為在資本市場套現的收益遠遠高於做實業一輩子的收益。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0月16日,滬、深兩市共計76家上市公司存在沒有實際控制人現象,這些公司分屬於19個省分或直轄市,涉及38個細分行業,投資者被提醒需注意這類公司決策效率和管理上的風險。證監會對此大股東隨意減持現象放任不管,就是無視廣大投資者利益的最直接表現。
第三,股票發行註冊制就是最無視廣大投資者的利益;為了一黨之私,為了中共權貴們資產迅速放大並套現的方便,缺德的證監會以國家戰略的名義要推行註冊制,對股票市場實施大擴容。這種短期內的大擴容將導致很多高價股的夭折,會導致眾多高價位被證監會忽悠買入股票的散戶永遠無法解套。我們認為註冊制推出若不謹慎,毀掉的絕不僅僅是廣大投資者,它或許是埋葬中共政權經濟合法性的開端。

五、本輪暴跌市場底部在何處
2016年1月4日以來,目前A股市場的跌幅已達到20%,2015年8月26日中共救市底2850點已被擊穿。2016年1月21日在達沃斯論壇上,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的言論反映出缺德的證監會認為2900點的估值仍偏高,在他們眼裡中小投資者虧得還不夠慘烈。此外,國際上歐美經濟成長乏力和股市暴跌會對A股造成向下的衝擊。
鑑於此,我們認為目前2850點左右不一定是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大霄聲稱的嬰兒底。李大霄只是中共一顆棋子,為中共利益服務的。方星海自己都覺得2900點過高了,按照慣例,市場資金仍將用持續下跌來挑戰證監會監管者的心理底線。
根據我們十幾年的數據分析,顯示上證指數有效跌破30月均線後,再向下跌20~30%就是市場上技術性的大底部。目前30月均線應對的點位是2830點,如果向下跌兩成到2264點左右,應該就是市場的終極大底部,如果更極端一點跌三成到1981點,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嬰兒底。
如果真有幸的跌到1981點這個新低點位,只要中共不垮台,我們覺得這又是一次創造歷史的機會。但估計中共它無法承受1981點這個點位。現在的情況是市場只要有效跌破2700點都會有很多融資盤和質押盤爆倉。從另一個角度上看,在2700點左右中共肯定不能順利推出註冊制。所以為了註冊制順利推出,中共仍將會在過年後搞旺股市,屆時將迎來中國證券業每年一度的吃飯行情,這將是很多被套股民出逃的機會。
縱觀全球資本市場,能膽敢無視廣大投資者利益的監管者,全球市場僅有中共證監會一家。歐美股市能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持續7年上漲,完全是因為市場的監管者對廣大投資者負責任的態度和行動。當前中共控制的中共證監會缺的肯定不是人才,他們缺的是以民眾利益為最高利益的實際行動,缺的是以「真善忍」為做人、做事的基本準則,所以中共證監會當前最缺的是德!

來源轉自:
【2016年01月27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