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金正恩負氣撤樂隊,牡丹峰戲弄習近平


朝鮮少女時代:金正恩的宣傳工具。東亞大勢,鬧久必靜,靜久必鬧。其中最能鬧的,當屬北朝鮮當今「偉大領袖」金正恩。
話說東亞大勢,鬧久必靜,靜久必鬧。其中最能鬧的,當屬北朝鮮當今「偉大領袖」金正恩。
中朝音樂搭台,外交唱戲
不久前,朝鮮牡丹峰女子輕音樂團、功勳國家合唱團前來北京獻演,音樂搭台,外交唱戲,這本是一件好事。自朝核危機爆發以來,朝鮮一意孤行,中朝關係每況愈下,中國付出了近百萬人的生命犧牲和數不清的經濟援助所換來的「中朝友誼」漸漸變成了中國政府的「負資產」。金正恩二○一一、習近平二○一二年上台以來,作為互為唯一盟國、相互間負有條約保衛義務的兩國最高領導人(一九六一年簽訂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規定兩國負有戰時相互進行軍事支援的義務,該條約經兩次自動延期至二○二一年到期),迄今尚未見面。不是不想見,而是不能見,金正恩不僅瞞著中國莽撞進行核試爆,而且還殺掉了主張效法中國改革開放的「二把手」、親華派姑父張成澤。顯然,他絲毫不考慮中國的感受,更壓根兒不打算向中國的立場靠攏,與習近平「相向而行」。而習近平的強硬姿態也非和事佬胡錦濤可比,習對朴槿惠待如上賓,與安倍晉三也已數次相見,連六十多年互為仇寇的台海兩岸也開了習馬會,周邊國家幾乎跑了個遍,可就是不答北朝鮮的茬,就是不請金正恩訪華,而且還要斷你的油路,扣你的糧餉,看你小子嘴巴還硬不硬,心裡還服不服。
習近平「九三大閱兵」,金正恩為發泄對中韓親近的無比嫉恨,氣急敗壞在三八線上鬧事,指著韓國罵中國。但習近平似乎並未生氣,相反,打算放他一馬。一個月後的十月六日,中共派劉雲山率高規格代表團訪朝送溫暖,參加了勞動黨七十周年黨慶閱兵式。這是習上台後中共政治局常委首次訪朝,中國主動示好,意味著中朝關係或將觸底回升。牡丹峰樂團、功勳合唱團之訪華演出,正是劉雲山訪朝與金正恩親自敲定的象徵兩國關係升溫的重要戲碼。小小一場演出,背後是兩國最高領導人在操縱。

牡丹峰樂團臨演出拂袖而去
這個牡丹峰樂團在朝鮮可不簡單,它是由金正恩親自組建、李雪主親自指導、玄松月親自指揮的輕音樂團,清一色的窈窕淑女,秀色可餐,其中不乏可以「通天」的人物。金正恩很熟悉中美乒乓外交典故,也曾想東施效顰,向美國發起籃球外交,可惜不入奧巴馬的法眼。此番牡丹峰訪華,女孩子們身上擔子不輕,寄託著「偉大領袖」音樂外交、美女外交的厚望。在金正恩而言,此訪或有「如朕親臨」之感,他的初心,應該是不想把事情辦砸的。
然而,讓全世界愕然驚詫、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牡丹峰樂團於臨演之際竟拂袖而去,這場情人復合的春夢,終於變成了怨偶分手的鬧劇。關於罷演的原因,中朝官方都秘而不宣,視同國家機密。大概是太兒戲了,說不出口吧?坊間版本則有「氫彈說」──習近平不滿金正恩宣佈擁有氫彈;「級別說」──金正恩不滿中方觀看演出的官員級別太低;「緋聞說」──金正恩不滿中國媒體炒作他與前女友玄松月的桃色新聞;「反美說」──習近平不滿演出中有鼓吹核武和極端反美的內容,……等等。其實,是狗血還是聖靈,是意氣之爭還是原則之爭,原因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兩國領導人竟然要麼不願意、要麼沒能力克服這些原因,以相互妥協讓步的方式讓這場雙方都曾寄予厚望的政治性演出如常進行。

中朝徹底翻臉或為期不遠
孔子說,「仁者以大事小,智者以小事大」。那麼,是習近平薄仁,還是金正恩弱智?一場純屬政治秀的演出都合作不下去,還能指望這兩個血盟之國、兩位有權任性的「太子黨」領袖辦成其他什麼合作事項呢?得了吧,不如從此分道揚鑣,就別再浪費中國納稅人的錢了!此事足以說明,日益冷淡的兩國關係已經無藥可救,無力回天,徹底翻臉或許為期不遠。
不消說,在這件事情上,朝鮮的責任比中國大,因為金正恩比習近平更任性、更霸氣。無論如何,牡丹峰不是被習近平趕走的,是金正恩負氣撤走的。據報道,中國方面在最後時刻仍試圖勸說、挽留,但金正恩一點不肯通融,由著性子胡鬧,剛愎自用,令出如山:女的立刻坐飛機走,男的隨後坐火車走──似乎是怕中共劫了他的美女、奪了他的專寵,害得可憐的女演員們連行李都來不及拿就直奔機場。朝鮮國情如此特殊,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什麼禍國殃民的事情,在那裡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搞核試、發導彈、弒姑丈、誅舊臣,或「炮決」或「犬決」,簡直隨心所欲。世界上的「偉大領袖」大抵都是差不多的德性,中國人民早就見識過了,對於朝鮮人民正在經受的深重苦難,也都感同身受。在此背景之下,牡丹峰罷演事件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與惡鄰結盟是中國人民之恥
朝鮮是當今世界最奇特的國家:「主體思想」、「先軍政治」、軍國主義、世襲統治;軍民比例、軍費佔GDP比例這兩項指標多年來穩居世界第一,區區兩千多萬國民竟然供養了排名全球第四、多達一百一十多萬人的軍隊;連年饑荒,餓殍遍野,卻不惜耗竭財力、冒天下之大不韙發展核武器;馬克思主義早就不提了,卻仍然掛著社會主義招牌招搖撞騙;一黨專政早就異化為僭主政治、暴君專制了,卻仍然標榜所謂人民民主欺世盜名;朝鮮戰爭早就停戰幾十年了,卻動不動就以「將首爾變成一片火海」的惡毒語言對南邊的同胞加以暴恐威脅。美國小布殊總統將朝鮮稱之為「流氓國家」,此四字可謂傳神之極。與這樣的惡鄰做盟國,是全體中國人民的恥辱,恐怕也不是中國共產黨的光榮。
金正恩是當今世界最「奇葩」的國家領導人:據朝鮮官方媒體「爆料」說,金正恩天縱英才,二歲能背書,三歲會打槍,六歲會騎馬,八歲駕駛大貨車跑長途;十七歲從瑞士學成歸國,這個了不起的年輕人就已經成長為舉世無雙、不可一世、學貫東西、精通七國語言的文武全才。他的下屬當面吹捧他為「天才中的天才」、「無可匹敵的人民軍最高司令官」、「精通一切領域的偉大領袖」。朝鮮軍民從幼兒園的孩子到白髮老翁全都要深情傳唱「金正恩將軍之歌」、「除了您,我們誰也不認」、「沒有您,我們都會死」之類充滿「正能量」的主旋律歌曲──此類宣揚金正恩豐功偉績的紅歌正是朝鮮牡丹峰樂團此次訪華演出的主打曲目,據說還配有「偉大領袖」親自按下導彈發射按紐的霸氣畫面。
金正恩既然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當仁不讓要在朝鮮「指導一切」──農民種蘑菇,漁民養鯰魚,空軍開飛機,運動員翻跟斗,婦產科醫生接生小孩,只要他願意插一手、露一手,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他不在行、不能「指導」的。當然,他最開心、最樂意客串作「指導」的,則是文藝工作。像習近平開個文藝工作座談會,教訓一下文藝家們「寫什麼、唱什麼、演什麼、為什麼人」,這已經不能滿足金正恩的胃口了,他更擅長的是「親自指導」人民軍隊的女歌手、女舞者、女演員們。「寡人好色」,「偉大領袖」都好這一口,中國的毛澤東,乃父金正日,也都有此癖好。

青出於藍,演出泡湯
實在說,在這個政客越來越乏味的世界上,能夠與金正恩比天才、比偉大的,恐怕也只有他已故的父親,「二十一世紀的太陽」、「戰無不勝的軍事指揮家」、「人類最高科學的擁有者」、「世界最偉大的文學家」、「朝鮮人民的藝術天才」、「偉大的畫家、音樂家、攝影家、戲劇家、電影藝術家」、寫過《論攝影藝術》、《論歌劇藝術》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光輝著作」的金正日同志了。不過,青出於藍,想當年,金正日敢於拿出手來給外國領導人觀賞的節目是十萬人參演的巨型團體歌舞操《阿里郎》,送到中國作文藝外交之用的是新編歌舞劇《紅樓夢》,而金正恩膽敢不知羞恥地把他的個人崇拜美學、暴力仇恨美學送到了習近平眼前,送到了中國大劇院。從這個意義上講,牡丹峰演出泡了湯,也算是一件好事。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爭鳴總459期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陸)楊 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