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馬習會與內戰思維


作者: 金 鐘
中共獨裁66年,意識形態來自內戰思維,以勝利者的驕橫一統天下,為所欲為。台灣卻在自由民主路上越走越遠,形式上的對等而不革心洗面,談何統一?】
馬英九習近平新加坡之會,經過媒體近十天的熱炒,現在,我們可以對其重點目標:影響台灣總統大選作一判斷——完全證實11月7日馬習會後的多數民調:超過50%的人認為不會有多大影響。即使向正面來說,也只是沒有發生1996年江澤民放飛彈和2000年朱鎔基惡罵台獨,為李登輝、陳水扁「助選」的嚴重後果而已。即使否認馬習會有為國民黨拉抬選情的意圖,只是為了馬、也是為了習的「歷史定位」,台灣多數選民也不願給他們面子。
綠營力求突破總統選票與國會議席過半
最新民調對三位候選人的支持度,仍然是朝馬習的願望逆向而動:
11-15 蔡英文48.6%,朱立倫21.4%,宋楚瑜8.3% 。(風傳媒)
11-20 英仁配46 %, 朱王配 28%, 宋瑩配 10% 。(自由時報)
據資深台灣傳媒人士透露,民調通常只有1000份多一點樣本,只能作為有限的參考。整個選戰是各黨派極其複雜的政治運作,不僅有民意的基本盤、還有戰術設計的配票算計和出其不意的手段。這次大選,國民黨處下風誠然很難逆轉,馬習會也只能增加有限的深藍票,但最後的得票率不會只是民調的2-3成。如2008年民進黨謝長廷選總統,是慘敗的一次,最後也有42%的選票。因此,這次國民黨成敗的一個參照指標就是42%的選票。如果低於這個指標,國民黨有可能「永世不得翻身」。而民進黨的雄心指標則是「兩個過半」——總統選票超過50%,立法委員席位超過半數:57席(共113席),這樣便可達致民進黨的全面執政,而國民黨退居無否決權的反對黨位置。但民進黨必須聯合其他泛綠黨派,才有可能在國會中過半。
最近,三組總統候選人的搭配副總統人選都已出閘。除了國民黨不忌諱地拉出有中共「人民大學」博士學位的王如玄上陣,整個選情已在掃除馬習會陰影下澎湃激情地向前推進。11月18日,新台灣國策智庫公佈一份民調顯示,30歲以下的年輕世代,竟有98%的人自認為是台灣人,82%的人認為台灣未來要獨立建國。預示著大選在短兵相接的時候,兩岸議題將有激烈的交手。而若無意外,民進黨再度上台,兩岸關係會不會如許多樂觀馬習會的評論那樣踏上一個「和平統一的新階段」(甚至期待蔡習會)?

「66年」一握手,抹殺4年內戰歷史
敵對雙方的最高領袖握手言和,一般邏輯來說,自然是走向和平的重大突破。何況雙方已經對立了66年!雖然很多人對此並不看好,對中共沒有信心。深入觀察可以留待來日。但是,應該指出,這次如馬英九所說超過一千家傳媒的報導評論中,有一個不小的漏洞。那就是事件中最關鍵的詞「66年」!幾乎無例外的行文都是「兩岸領導人在分治66年後首次握手會面」。得到最大公認的是互稱領導人,顯示了對等;分治一詞,也算客觀。
問題何在?其一,66年,乃是從1949年中共建國起算至今。為什麼不從1945年起算?那年不是有毛蔣握手的重慶會談嗎?1945~1949這四年內戰,國共敵對不正是兩岸分治的緣由和發韌嗎?換言之,兩岸分治正是內戰的繼續。其二,將4年和66年切割,理據何在?用意何在?兩岸分隔66年,多少家破人亡,罪過在何方?那樣一次大規模的戰爭及其內延,中國人殺中國人遠遠超過日本人殺中國人,沒有歷史的反省,或曰「相逢一笑泯恩仇」,或曰「打斷骨頭連著筋」——這算不算「歷史虛無主義」?其三,中共是內戰的勝利者,但內戰的責任,國共雙方應該向人民作交代。掩蓋這4年,也就推卸了內戰的責任,掩蓋了雅爾達精神在中國失敗的那段歷史。
因此,國共二戰後分裂分治應是始於重慶會談之後的分裂和1946年爆發的全面內戰,迄今大致70年。以1949年劃界,顯然是貪抗日戰爭之功為己有的中共領導人的設計。馬英九作為台灣民主的現任總統,對此失察,為獨裁者張目。而從中華民國憲政角度言,接受中共「66年」的安排,聽任切割中共發動叛亂戰爭的歷史,亦是甘為附庸,自損國格行為,無異於否定中華民國的法統。

二戰後四個分裂國家皆遭共產專制蹂躪
回望二戰結束,舉世渴望和平。基於美蘇二強的體制分野而出現一國分裂兩制的冷戰格局,最為矚目的是東西德、南北韓、南北越和中國,因為這四個國家背後都有美蘇兩大國的介入,除東西德隨著蘇聯解體而實現國家的和平統一外,其餘亞洲三國中越韓都爆發過激烈的戰爭,而國家統一都是一面神聖的旗幟。不幸的結果是,雅爾達會議倡導的戰後和平民主國際新秩序,在亞洲70年尚未見到曙光。越南、朝鮮、中國都長期陷於共產黨專制的深淵。
越南1945年在入侵者日本投降後,隨即分裂為法國支持的越南國與越共胡志明的北越政權,1954年日內瓦會議協定17度線,南北分立。1960年爆發南北越之間的「越戰」,美軍出兵與中蘇支持的北越交戰至1975年,北越攻占西貢,武力統一全越,實行一黨專政至今。朝鮮半島的統一問題,比南北越更為國際化,經過50年代的一場小型世界大戰後,至今朝核問題還得六方會議才能解決。金氏王朝雖然知道南北分歧大只能以聯邦模式描繪統一藍圖。但是,統治六十多年,政治經濟和韓國南轅北轍,一個流氓國家和一個先進民主國家何來統一可言。南北韓談統一毋庸是冷戰遺留的一個夢魘。

中共66年以戰勝者思維治國謀台
從德國到朝韓、越南的戰後命運,顯示追求國家統一,而山河變色、生靈塗炭,絕不是最高的價值觀。值得留意的是,三國儘管有歐亞文化歷史的差別,和東西方冷戰意識形態的相同背景,但在地緣政治上,都有一個一分為二的均勢制衡的分治條件——這正是與中國戰後分裂絕然不同的條件。中共從占山為王的武力割據發展到佔領整個中國大陸,建立起一個鐵血政權,而國民政府僅靠了美國的軍事協防才得以在台灣生存下來。而後一甲子,中共綁架13億對抗台灣2300萬,超大凌小,逼降無所不用其極——這是所謂兩岸關係最重要的實質!其他什麼和平統一、血濃於水、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馬習會……都是虛與委蛇,表面功夫。
為什麼這樣說?從毛周的解放台灣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習近平的兩岸一體化,我們有足夠的證據指出,中共包攬權力,主宰大陸66年如一日的意識形態,就是內戰思維,就是戰勝者思維。他們利用高壓和洗腦馴服億萬百姓,有恃無恐的是:我是戰勝者!我是解放者!我就是真理,我就是上帝,我可以無法無天,生殺予奪。他們所作所為遠遠超過《一九八四》所描述的景象。對自己的人民尚且如此,對待台灣的「戰敗者」豈會寬容?
別忘了毛的遺言:他一生只做了兩件事:將國民黨趕到台灣,發動文革。他的繼任者明白先祖的遺志,謀台之心耿耿不死。現在兩岸民心漸行漸遠,崇毛日甚的習近平對外套住大國,對內一意孤行,毫無政改之意,和台灣還政於民,社會透明,民主日臻成熟,兩岸豈止是兩國兩制,而有天淵之別!怎可輕言統一、輕信統一?馬習會一節可見微知著:習大大逍遙列國,大小通吃,卻不敢面對一次記者會!所懼者何?幸好,躲過了周玉蔻。
諸位,已經看到不僅台灣,連已經咬在口中的香港,也不給天朝一點面子。雨傘怒潮後,龍獅旗和五星旗共舞。兩個月之後的台灣將迎來新一次政黨輪替,試看今日之港台,竟是誰家之天下!

(2015-11-20香港)

來源轉自:
【開放雜誌 2016年1月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