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舉國茫然 2016年中國將走向何方?


(Getty Images)
【文.劍平】
2015年大戲已經落幕,2016年大戲即將啟幕。按說,在辭舊迎新之際,人們對新的一年總該有所憧憬、希望、期待。然而,實際情形卻正相反。當下,中國大陸似乎普遍瀰漫著困惑、焦慮、迷茫,人們對於中國未來彷彿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2016年中國還會發生什麼,不知道中國未來將走向何方。如果我們將這種普遍困惑和無方向感放在習王反腐清算江系和習近平集權過渡轉型的大背景下,就可以理解這種困惑,解開這種困惑,對2016年時局走勢有個大致的預期。
中國社會瀰漫的困惑和失去方向感
經歷了江澤民集團數十年腐敗和維穩治國,2012年底習近平上任之初,人們對反腐和改革還有不少期待,夢想著政治能夠清明,經濟能夠景氣,民生能夠改善。如今,三年多過去了,習王反腐的力度不可謂不大,改革的力度也不可謂不大,惡法弊政也廢除了不少。但是,人們對新政反倒沒有什麼期待了,對反腐沒有什麼熱情了,對改革沒有什麼信心了。目前,人們的普遍心態就好像天空中日益嚴重的霧霾;困惑,茫然,焦慮,人心惶惶,對反腐、對改革、對發展、對生計、對命運充滿了不確定感,對未來失去了方向感,不知自己何去何從,不知中國走向何方。人們似乎都在等待,都又不知能夠等來什麼。
許多菁英和媒體都感受到了這種似乎無所不在的困惑和焦慮。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說,最近兩年給我們很多人的一個突出感覺就是「困惑」,對改革有困惑,對發展有困惑,就好像我們在沙漠和戈壁上開車,但是走著走著,路沒有了,前面的路不知道了。德國之聲中文網年底一篇報導的標題是,〈習近平會將中國帶向何方?〉人們感受到了鐵腕反腐、習式集權、社會管控,但沒有感受到社會結構的調整、社會矛盾的緩解、社會安寧的增加。《紐約時報》中文網年底一篇報導的標題是,〈中國在彷徨等待中度過2015年〉,受訪者稱,「2015年是等待的一年」,「整個國家處於一種等候狀態」,「上下都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感」,「誰都不清楚未來會走向什麼方向」。
這種困惑、不確定感、不安全感、無方向感瀰漫於不同領域、不同階層。政府官員不知道反腐運動什麼時候結束,不知道下一個落馬的是誰,普遍不作為,都在坐等出事。企業界人士不知道經濟不景氣什麼時候結束,不知道如何做出下一步投資和創業決策,不知道營商環境什麼時候能夠真正得到改善,不知道下一個被查處的企業家是誰。
文化人、媒體人、公知、維權律師、民主人士、維權民眾不知道當局對思想、言論、民主活動、維權活動的打壓控制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會上升到什麼程度,不知道下一個被抓的會是誰。普通民眾對於頻仍不斷的天災和人禍,對於日益艱難的就業和生計,對於生命、健康和財產的安全,充滿了不確定感和不安全感。

(Getty Images)
抓住主線就可以解開困惑和恢復方向感
這些困惑、不確定感、無方向感和不安全感看似紛亂複雜,理不出頭緒,但是,如果我們把它們放在中國面臨巨變轉型的大背景下,就可以抓住中國時局走向的主線,解開這些困惑,恢復我們對於個體和家國命運的方向感。這條主線就是習王反腐、習李新政與中共江系血債派之間的權力鬥爭,以及,與此密切相關的,習近平加強集權和中國的威權過渡轉型。抓住了這條主線,就能看出,導致中國當下紛繁亂象的根源不外乎以下三個原因。
第一,習王李和江澤民集團之間的權力鬥爭導致了中國當下亂象紛呈。大家都知道,中共江澤民集團血腥鎮壓「六四」學生運動,滅絕人性的打壓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權錢交易,腐敗治國、淫亂治國、維穩治國、迫害良善,可謂罪孽深重、血債累累。江澤民、曾慶紅、羅干、周永康、薄熙來等因為害怕被清算,所以密謀發動政變,不惜採取暗殺、造謠和各種陰險特務、攪局手段,要脅和對付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王岐山。習王與江澤民集團之間是你死我活的激烈鬥爭。習王希望反腐、改革、廢除惡政、施行良政,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則死保中共,拿中共裹挾和要脅習近平。所以,鼓動專政、毛左、極端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反憲政,反普世價值,公檢法繼續打壓法輪功信仰,繼續打壓公知、民主人士、維權律師和維權民眾,製造暴恐事件,製造社會混亂,製造經濟混亂,驅逐法國記者等等,這些都是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要脅、攪局和嫁禍習近平的卑鄙行徑。此一困惑可解。
第二,習近平要想不被拿下、有所作為,就必須首先加強個人集權。胡溫時代,黨、軍、政權力被江澤民等全面架空,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胡溫自身命運都難保。習近平上任後,通過設立各種中央領導小組、強力反腐、大力軍改等手段,迅速加強個人集權,就是為了排除江澤民集團的干擾破壞,推行反腐、改革和發展。同時,為了防止激進民主化可能帶來的不可控後果,習近平並沒有放開黨禁、報禁等政治自由,反而強化了國家安全和反恐等立法。所以,我們看到,中共高壓政策並沒有徹底明顯改變,習近平自己也在不斷釋放混亂信號,一方面強調反腐、改革、法治、復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另一方面強調堅持黨的領導、黨校姓黨、愛國與愛黨要統一。不過,正如筆者在〈江澤民已成甕中之鱉,習近平或在下一盤更大的棋〉一文中所說,這並不是習近平真心要保黨,而很可能是為了使轉型可控而採取的威權過渡措施,習近平所採取的很可能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
此一困惑可解。
第三,當下經濟不景氣、環境不可持續、民生艱難是中共江澤民統治時代所種惡果的集中爆發。習王反腐決心和力度夠大,習王李新政、改革和發展決心、舉措和力度也很大。但是,企業界更看重經濟景不景氣,投資盈不盈利,股指走勢強不強勁,普通民眾更看重醫療、住房、教育、理財、就業、生計、食品、健康、安全是不是有保障。習王李在這些方面也在盡力,但是,成效並不大,經濟不可持續、環境不可持續、民生艱難的程度反而越來越嚴峻。但是,客觀的說,這是中共江澤民集團造下的罪孽招來的報應,舉國上下都是在中共裹挾下跟著中共承擔這種報應的惡果。以往的高消耗、低效率、引鴆止渴、斷子絕孫式的發展方式早已經不可持續了,必須痛下決心,走經濟、社會、環境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但這種長期掠奪式的惡性增長模式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得到解決。這並不是習王李的責任,而是江澤民集團的罪責。此一困惑可解。
抓住習王李和江澤民集團權力鬥爭、習式集權和威權轉型的主線,解開了中國當下舉國茫然的困惑,也就能夠找到2016和中國未來的方向感。找到方向感,就會不再那麼困惑,不再那麼茫然無所適從。當然,不確定性依然存在,不安全性也依然存在,只是我們越來越認識到,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2016年將是清算江系和走向未來的關鍵一年
從2015年中國時局大事來看,對於2016年,我們對於反腐和改革可以有一些預期和期待,但對經濟和民生卻仍然難以樂觀。
在反腐和改革方面,重大權力鬥爭仍將繼續。習王將繼續圍剿和清算江系血債派,劉雲山等江系常委還會繼續攪局和製造事端,仍會有一系列重大事件發生,仍會有重磅消息陸續公布,仍會有重要舉措出臺,習近平仍有可能對拋棄中共再試水。習王打虎大戲將繼續上演,令計畫等會被審判,還會有大老虎落馬,江系黨政軍殘餘要員將繼續落馬,曾慶紅家族、江澤民家族都有可能有大老虎落馬。公檢法改革將繼續,軍改將推進,其他領域的改革也會陸續推出和推進。
在經濟和民生方面,形勢仍將十分嚴峻。經濟下行壓力仍然繼續存在,經濟仍然不會有明顯起色,生產和消費仍然不景氣,金融和市場仍然會有很多風險,企業倒閉和工人失業會增多。在長期惡政和不可持續發展方式下積累下的問題、矛盾、隱患、天怒、人怨仍將繼續發作,天災人禍仍有可能頻仍爆發,民生仍然維艱。江系和中共對於公知、媒體記者、民主人士、維權律師、維權民眾、善良信仰群體的打壓維穩仍會慣性持續。
2016年將是習李反腐、改革和發展的關鍵一年,也將是中國未來轉型的關鍵一年。習王李第一屆任期只剩下不到兩年了,習近平必須在第一屆任期屆滿前解決權力鬥爭問題,徹底拿下江系勢力,換上自己人馬,然後才可能搞定第二屆任期的人事布局,完全掌控大局,推進具體的制度建設,推行根本的制度轉型,解體中共,走向中華民主憲政。否則,如果不在自己任期內完成轉型,習近平對自己的命運都將無法掌控。
習王李是在與時間賽跑,與人心賽跑。2016年和2017年是習近平清算江系和中華民族走向未來的關鍵年分、節點和轉捩點。如果不盡快清算江系,就不能推進改革和發展;如果不解體中共,就不會有真正的反腐和改革;如果不推進改革和發展,經濟和民生就不會得到明顯改善;如果不抓住時機釋放明確的轉型信號,習近平就會越來越失去民心。因此,拿下曾慶紅、江澤民、劉雲山等,徹底清算江系,全面終結江系惡政,停止打壓善良信仰和民權,及時釋放明確的轉型信號,為解體中共做準備,是習近平2016年的明智選擇。

來源轉自:
【第463期2016/01/14】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