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無法無天】國際強迫失踪日失踪律師家屬向公安部長要人


從7月9日開始,大陸一批維權律師和公民遭到綁架,被失蹤。(圖片來源:香港維權律師關注組)
(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8月30日是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上個月一批被抓的維權律師和公民的家屬,在此前一天聯名寫了一封致公安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要求知道他們失蹤的親人下落。天津警方將人帶走後,現在又不承認,令失蹤者的家屬感到極其憤怒。目前23人中16人,對家屬來說至今杳無音信。另外7人接到警方書面通知,但不知道親人關押何處,也拒絕代理律師和家屬會見。
著名人權律師滕彪認為公安系統抓捕這批維權律師等人的做法是嚴重違法行為,已令這些被抓、被綁架的人處於國際人權條約所說的被強迫失蹤狀態,國際社會已經關注並予以強烈譴責。

一批被抓的維權律師和公民的家屬給公安部長寫信
29日,一批被抓的維權律師和公民的家屬聯合向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寫了公開信,信中表示,從7月9日開始,他們的親人被強迫失蹤,包括17名律師、律師助理及律所人員,還有6名維權人士。當時這些人被「天津警方」帶走,並且按上統一罪名「尋釁滋事」或僅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家屬們發現為失蹤親人聘請代理律師極其困難,一旦律師想介入,就有國保找上門去阻止。
公開信披露,好不容易找到律師介入後,「竟然發現天津市警方根本不承認曾經帶走過我們的親人。」公開信舉例,恐怖事件發生,還有恐怖組織出面聲明對此負責,公安系統將人帶走是否也要為自己所做的表個態?
7月18日,警方沒有給家屬有書面通知情況下,央視節目卻採用了「未審先判」報導了一些他們親人情況,令家屬們感到震驚。在這些家屬們努力尋找的下,他們才被告知,「由項目組負責,天津警方並不知道具體詳情,官方的通知書會寄出」。「但50天過去了,這些通知書寄向那裏?」公開信挪喻:「這麼長時間,爬也該爬到了。」
公開信還披露,這些被強迫失蹤的人中,只有5名律師及律師助理,2名維權人士接到警方言焉不詳的通知書,但仍不知羈押何處,也基本不讓律師和家屬會見,另外16人則杳無音信。公開信認為,不爭的事實是:這23位中國公民「被強迫失蹤」了,有的已「被強迫失蹤」長達50天!
這些被失蹤者的家屬包括: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包龍軍母親趙鳳俠、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劉四新父親劉聖賢、李春富妻子 畢利萍、謝遠東妹妹謝遠鳳、趙威丈夫游明磊、高月弟弟高亮、戈平妻子樊麗麗、王芳母親等。

人權律師批評中共
正在美國學術訪問的著名人權律師滕彪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安系統的這種做法是嚴重違法行為,這些人被非法抓捕或綁架就構成了國際人權條約所說的『被強迫失蹤』。中共拒絕加入聯合國的被強迫失蹤的條約,因為,公安和安全部門不用這些包括軟禁、綁架等各種非法手段的話,它就沒有辦法完成維穩的目標,他們的工作就是違反他們自己的法律規定的。這也是中國人權狀況非常差的側面表現。」
他進一步解釋,中共的採取強制措施,包括刑事拘留、監視居住等,按法律是要通知家屬的,但他們經常以各種理由不通知家屬,就構成強迫失蹤。他還說:「不管這次抓人行動是項目組或專案組,不管用甚麼名稱,都是要遵循現有的刑事訴訟法,包括關押的地點、涉嫌的罪名、辦案期限,都是必須要遵守的。如果不遵守這些規定,那它就構成了違反人權的強迫失蹤等。」
滕彪律師認為,儘管上級公安機關有權利和這個責任去糾正下面的違法現象,但從大陸實際情況來看,整個中國的人權狀況都是非常糟糕的,公安部對各地公安局亂用權力的現象也不去管,或放任,有的更是公安部去直接指揮干的。
滕彪律師還介紹國際社會對中國大陸的一些被強迫失蹤的個案,都予以很大的關注,他說:「比如此前的藏族的班禪、高智晟律師,最近7月9日以後有很多維權律師被抓,其中有一些至今還處在失蹤狀態,這個國際社會有非常強烈的反應,各主流媒體、各大人權機構、一些政府機構都有聲明和強烈抗議。」

來源轉自:
【2015年08月30日訊 責任編輯:林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