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火鍋店滾水澆頭的悲劇根源




溫州開水澆頭服務員父親道歉。
溫州火鍋店17歲的服務員小朱,被林姓顧客微博投訴後雙方交涉未果,便轉身向廚房端來一盒滾水,將林女士從頭澆下,再拽到地上拳打腳踢,視頻上看,被周圍人拉開時,小朱身軀狂扭,雙腿還在猛踢,已是失控狀態。
林女士住院,重度燙傷,潰爛面積達42%,慘不忍睹。7個月待哺嬰兒被迫斷乳,改喝人工奶粉——這使新生母親的心痛,可能不輕於身體的痛。
小朱被警方關押,他說了很多後悔的話,雖看不出有深刻反省,以他17歲的閱歷和文化程度,也算一個表態。然而其中一句:「她傷得比我厲害,這事鬧大了。」不禁令人感慨。
林女士被燙幾乎體無完膚,容貌受毀程度尚是未知數。小朱把這樣重的傷拿來與毛髮未損的自己做比較,看似平淡的一句話,令人齒冷。本能的內心流露,將一個凡事從自我出發,毫無同理心,絲毫不會換位思考的心態特徵暴露無疑。可以推想,他首先認定自己是「受傷害」的、所有的事發原因、事後結果都在此出發點上的思考回路。
小朱傷在哪裏呢?顯然不是外傷,從他描述的事發原因——林女士要求加湯時對他態度不尊重,投訴後還用髒話罵了他,使他感到羞辱,才動手潑湯來看,他認為自己的自尊和面子被嚴重傷害。
每個人都經歷過17歲,那個年紀的自尊與敏感不難想像。然而從一時一事的自尊心受傷,到火山爆發般惡向膽邊生,犯下人身慘案,一瞬間的過程卻在常理上跨越過大,故不得不考慮當事者深層心理、身處背景、成長經歷的特殊性。往往,失范的行為是失常的背景爆發性表現。
小朱2歲時父母離異,是河南的爺爺帶大的。可以說是一個長大的缺乏父母關愛的留守兒童。爺爺離世,初踏社會的他在網上求職時被騙1000元;再加上和多年未見的母親見面後,「聽到一些話和從小聽到的不一樣」(不排除父親、爺爺在他面前灌輸母親不是的可能),他覺得「世上再無一個可信任的人」。
一個從未得到過溫暖與愛,又過早踏上當今大陸社會,體味「狼性生存原則」的人,心底對人、對世界信任無存的狀態,很像一鍋燒開的滾水,那就是積壓已久,隨時可以潑出的恨。心理學裡有句話:恨沒有釋放出來,愛就沒有存在的空間。筆者認為是有道理的。心底瀰漫著恨的人,自卑、自私,不善,偏激積壓得滿滿的,哪有愛和體諒他人的餘地,很小的一件事,都有可能成為引燃冤恨爆發的導火索。爆發出的是恨,其實來自一生對愛與尊重的渴求而不可得。
寫到此,不禁深深感慨,一個火鍋店小服務生,微薄的薪金支撐著基本生存,人性的需求卻不異於他人。只夠吃喝不是人的全部,溫情與關愛支撐著人的自尊、理性,支撐著他對自己對他人的生命態度,當一個支撐點也不在,他的心理結構就成為高危狀態,任何一點刺激都會導致塌方。盲目追求經濟利益、道德水準失速下滑、人心冷漠的當今大陸,還有多少人隱藏著這種時刻崩潰爆發的滾水心理狀態?曾經的神州大地,禮儀之邦,現如今人與人之間,一點點摩擦、口角就促成的流血慘禍比比皆是。
高速發展經濟的大陸社會,人與人之間越來越複雜、緊張,到處充滿算計、偽詐、笑貧不笑娼。怎樣避免人性惡化?康德說過需要一個「倫理共同體」。當今大陸,除了法輪功群體,哪裏還有真正重視道德,追求高尚精神的人群?
然而16年來,法輪功團體信仰的「真、善、忍」被中共打壓抹黑。很多人隨波逐流,聽信謊言,一提起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就抱著一種鄙視與嘲笑,認為這些人太過時、懦弱無能,等等。
離開真、善、忍,人生會成為怎樣?拿小朱的例子來說,社會、家庭沒有給過他真誠與愛,內心充斥的恨使他沒有善念,受到羞辱時不知道退讓和忍耐……一個人離開了真、善、忍,造成的可不僅是一個人的悲劇,花季少年進監獄,新生母親負傷不便照顧嬰兒,兩個家庭都面臨摧毀性打擊。
人在社會中免不了衝突摩擦,用真誠、善良、寬容,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去化干戈為玉帛,用溫暖和美好去努力建設性對待他人和世界,這就是法輪功學員的為人處世方式。如果人人都認同真、善、忍的理念,會減少多少悲劇爆發?法輪功對任何一個社會都是有益的,世界需要真、善、忍。
中共統治下,貪污腐敗盛行,是非善惡不分,法輪功喚醒著無數沉睡而未泯的良知與善念。如果沒有中共的打壓迫害,怎會有那麼多人被謊言欺騙?遠離真、善、忍,人心跟隨中共,就充滿「狠、惡、鬥」,人人互相傷害。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打壓善良,迫害正信,使社會風氣惡化,人人成為受害者。中共之惡是各種悲劇的根源。

來源轉自:
【2015年08月28日訊 責任編輯:尚一 撰文:鑒恆】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