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共黨人禍】天津當局壓低8.12爆炸死亡人數 惹眾怒

(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
8月12日的天津大爆炸死傷慘重,這次爆炸給生態環境、經濟帶來難以估計的損失。據港媒披露,在大爆炸之後,對於天津當局試圖壓低事件傷亡數字,令中共高層大怒。此前,天津當局對媒體提問「一問三不知」等荒唐事件,更是引發眾怒。
天津當局壓低8.12爆炸死亡人數
截至28日下午,中共官方通報稱,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146人遇難,失聯人數27人,住院治療474人,其中危重7人,重症21人。
港媒《南華早報》28日報導,天津大爆炸之後,中共高層對於天津當局試圖壓低事故傷亡數字感到震怒。
報導引述一名消息人士說,中共高層不滿天津當局一開始處置爆炸的方法,「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看到國家級媒體深入調查那家公司(瑞海)」。
一名天津港警方消息人士此前說,天津港警察被召參與到爆炸事發地搜索遇難者遺體,但他們找到的遺體,當時並未被加入到官方的遇難人數統計中。
此前港媒《明報》報導,在一份中共中央的內部文件中,李克強批評天津市政府隱瞞傷亡數字以及危險品貯存量,讓中央在部署救災等問題上陷於被動和尷尬的處境。同時又敦促中央級媒體對慘劇背後的腐敗源頭「放心挖」,中央不設限,不論涉及職位多高的官員,都將一查到底。
在天津港「8.12」爆炸發生半個月後,8月27日,有11名中共官員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其中,10名均為天津多部門負責人,涵蓋交通、安監、國土規劃、海關等部門,以及曾經試圖「撇清責任」的天津港集團。此外,交通運輸部水運局副巡視員王金文(副廳級)涉嫌濫用職權罪。
另外,瑞海和為瑞海危化品倉庫出具安評報告的天津中濱海盛公司,共有12名高管被刑拘。
大陸一些法學和行政學專家對《第一財經日報》稱,對於這些被立案偵查者,立案後,免職、撤職、開除公職等行政問責會先行啟動。除了刑事追責外,負有直接和間接領導責任的更高級別官員的行政問責也將展開。

外界普遍質疑天津官方公布的死傷數字
天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一直被外界普遍質疑,民間估算及外媒報導認為死亡人數超過千人。
海外媒體8月15日引述來自中共武警高層的消息顯示,武警消防從現場以及第一線醫院得到的數字,截至15日中午,確認因大爆炸死亡已達1,400多人,失蹤700多人。消息人士表示,這個數字還不包括現場防化部隊處理屍體的數字,以及遠離現場的醫院接收的不治身亡者的人數。
據天津港公安局內部人士透露,「我們有一份內部統計的失聯和確認犧牲的人數名單,但沒辦法說。」
8月15日,在天津爆炸事故第四次發布會上,有家屬衝進會場打斷發布會。《南方人物週刊》報導,當時,有女家屬說:「為甚麼我們外編的隊員沒有上(公布)名單?正規的隊員就上了名單?」「我們五隊是一個人都沒有(消息),四隊的也沒幾個。光五隊就有25個(進入現場),死屍也最起碼給我們拿出來,給我們辨認一下。醫院也不讓進,一天拖一天,一天拖一天。」
當時在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察回應這些家屬說:「我們公安幹警也有死的,為嘛報的都是消防戰士呢?公安幹警一個沒報,我們一個派出所都沒了……。」
死亡、失蹤人數一直是天津大爆炸最具爭議、也是最敏感的問題。天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引起了眾多下落不明者家屬的憤怒。他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但中共始終不回應。

天津官方「一問三不知」引發眾怒
爆炸發生後,在多次的新聞發布會上,天津當局官員動不動就以「不清楚、不知道、不掌握」等回應媒體提問,令公眾十分不滿。 在8月16日上午的第六場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天津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龔建生在回答財新記者有關此次爆炸救援是由哪個領導牽頭的、是如何組織指揮的提問時,稱「這個問題下來以後我再詳細了解下」。財新記者繼續追問:「你宣傳部長你不了解?」龔所答非所問地說:謝謝。
網上的評論文章表示,難以置信!總指揮都沒有嗎?這麼具體的一個問題都沒有答案。第六場發布會只來了個宣傳部副部長,都沒資格知道救災總指揮是甚麼人,也算是個官場奇聞了。
8月17日上午11點,天津當局召開了第七次新聞發布會,首次有天津市級官員出現。主管安全生產的副市長何樹山在回應記者的敏感問題時,依然語焉不詳,最後倉促離開,被媒體人形容為「落荒而逃」。
8月18日第八次新聞發布會上,指揮部的問題終於得到了解答,天津方面稱,天津爆炸次日凌晨,天津成立指揮部,市委代書記黃興國任總指揮。
雖然總指揮是誰已經確定,但是民眾對天津政府的刻意隱瞞信息的怒氣絲毫未減:難道救災總指揮是誰也是機密,也需要隱藏那麼長時間才能公布嗎?!
8月19日,中共天津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興國首次現身新聞發布會。會上黃表示,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事實上,天津市政府處理危機的緩慢及隱瞞真相的做法,之前也曾發生過。
2012年6月底,天津薊縣萊德商廈也曾發生重大火災,天津官方只報10人死亡,16人受傷,引起輿論譁然;網絡上傳出至少200人死亡,此外還有385人死亡的說法,官方披露的數字,與現場民眾的感受相差懸殊。
當時有消息引述知情者的話說: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下禁言令,不但對本地媒體封口,甚至對中央喉舌媒體也設置人為障礙,阻止採訪。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分析說,從這次天津市委處理爆炸事件的做法來看,似乎得到張高麗當年的「真傳」,市委書記在前九次新聞發布會上根本不露面,底下官員最初也以「不知道」、「不清楚」、「不掌握」來回應公眾的問題。
據報,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是天津爆炸案涉足其中的一關鍵人物。涉事企業瑞海國際被指是張的親家在背後操控;而爆炸所在地濱海新區,是當年張高麗任天津市委書記時候「大力發展」的地段。此外,原江蘇省委秘書長趙少麟的兒子趙晉,據稱「或多或少」涉案,他能在天津建立龐大的地產王國,背後也有張高麗。

來源轉自:
【2015年08月29日訊 責任編輯:李曉清】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